首页 >理道智慧 >理道说案 >都要上市了高管还拿着低工资?

都要上市了高管还拿着低工资?

案例背景

创业板发审委最近公布了2017年第62次上会结果,安徽泰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通过。这是一家新三板创新层企业,在20169月提交IPO申请获受理,10个月时间火速上会且被否。

 

理道提醒

查看被否原因,泰达新材报告期内扣非后净利润为1761.29万元、2685.62万元和2689.17万元,不达3000万元这条隐形红线,且营收有下滑趋势,本身业绩想达标就有点危险。

但除了业绩“硬伤”,泰达新材高管薪酬的疑点更是让人扶额:董高监里面,副董事长、总经理柯伯留薪酬最高也只有7.62万元,平均下来每月只有6350元;董事长柯伯成的年薪为6.42万元、董秘兼财务总监张五星年薪为6.23万元;而最低的是监事洪立策,年薪只有4.23万元,月平均薪酬3525元。这可都是堂堂上市公司高管哦。

而查看其招股说明书就发现,泰达新材在报告期各年均进行大额分红,累计分红5872.5万元,证监会发审委也不天真,必然会质疑泰达新材是不是为了做高利润而通过现金分红代替薪酬发放。

然而类似于泰达新材的财务把戏并不罕见,发审委也不会轻易放过:

2017613日被否的浙江绩丰岩土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发)未通过,被否原因包含发审委对其员工平均薪酬在报告期内呈现下降趋势的原因的质疑;

2017712日江苏联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被否,被否原因也包含其在实行股权激励或其他制度安排的情况下逐年降低董高监与核心人员薪酬水平原因的质疑;

今年69日,前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明确表示,证监会将进一步强化发行监管,严格审核,在严防企业造假的同时,严密关注企业通过短期缩减人员、降低工资、减少费用、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等方式粉饰业绩的情况,一经发现,将综合运用专项问核、现场检查、采取监管措施、移送稽查等方式严肃处理,因此“顶风作案”实在不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