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道智慧 >理道原创 >微商如何避免陷入“传销”困境

微商如何避免陷入“传销”困境

315前夕,一款APP“花生日记”因遭人举报涉嫌传销,被广州工商局认定是传销并罚款15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约7234万,成为社交电商罚款最高的例子。

 

随着传统电商流量成本提升,社交电商成了新一轮风口,而大家更熟悉的是社交电商的前身“微商”——也就是通过微信朋友圈、QQ等人际关系网络实现产品的快速推广和销售。

花生日记的商业模式

花生日记实际上就是微商化的淘宝客,花生日记与阿里巴巴签订淘宝CPS协议,从淘宝和天猫获取API接口,会员通过花生日记APP浏览信息,并通过平台链接至淘宝或天猫购买商铺,以此获得淘宝客佣金,并按层级分配。

 

为什么涉及传销?

行为1:收取99元入会费用

花生日记前期会员只有缴纳99元会费,才能升级为超级会员,能够获得推广佣金。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对于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发展其他成员的资格的行为,构成传销行为。

因此,花生日记收取会费被工商机关认定属于传销行为。为了规避传销风险,许多社交电商不直接向会员收取会员费,但要求会员认购商品。比如2017年被工商局罚款958.4万的云集,原本需要收取398元平台服务费才能取得店主资格(即入会),整改后变为用户需要花398元购买一套自营化妆品后赠送店主资格。但是认购化妆品也存在被认定属于传销的风险。

 

行为2:通过邀请码成为上下级关系

花生日记通过邀请码形成上下链条关系,填写邀请人的邀请码,自动成为其下线会员,原本会员需缴纳99元会费才能升级为超级会员,目前只要注册即成为超级会员,会员层级最高达到51级。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属于传销行为,并没有级数的规定,但是一般而言,超过3级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行为3:通过发展下级会员获利

超级会员只有其下级会员消费才能获得佣金,超级会员达到平台设定的要求可以升级为运营商,成为运营商后,可以从下级所有超级会员中获取佣金。运营商同时也是“淘宝联盟”旗下的“淘宝客”,且绝大部分为自然人。

会员通过花生日记消费,淘宝支付的淘宝客佣金中,购货的会员可以获得50%的佣金,其上级会员可获得10%,平台可获得18%,而运营商可以获得22%

分佣方式如下:

 根据法律规定,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多数微商都有货物流通,虽然构成传销,但是不需承担刑事责任。若整个链条无货物流动,可能涉及刑事责任。

如何降低传销风险?

1、 注册个体户

微商也需受电商法的监管,付给个人的佣金单位承担代扣代缴义务;花生日记超级会员的代理都是个人,花生日记通过平台运营商(多数是公司)分配佣金时,需要代扣代缴个税。 

根据《电子商务法》规定,从事微商的个人需要注册为个体户或者公司。平台可要求会员注册为个体户,以个体户经营,公司付给个体户佣金无需代扣个税,但需取得发票入账。根据国市监注〔2018236号规定,电商可以平台网址作为注册地址,选择可核定征收的地点作为住所,在住所所在地纳税。

2、 以服务外包规避多级会员风险


从业务角度考虑,全部会员注册个体户难以执行,零散的会员可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外包,取得劳务公司开具的服务费发票入账。会员属于临时劳务,佣金所得属于劳务报酬所得,需缴纳增值税及个税。由于会员较零散,劳务公司可以与当地税务机关签订《委托代征协议》,由税务机关委托劳务公司代为征收增值税及附加、个税,从而简化操作手续。

即使采用外包的方式,如果会员之间有层级关系,并能够按照发展的会员数量计算佣金,仍有传销风险。因此,许多社交电商佣金提成仅限于一级,平台不收取会费、佣金提成,会员仅可获得其下一级会员消费产生的佣金。

 

多数微商团队,创业阶段为了扩大规模往往容易触碰法律红线,待规模壮大后再逐步规范。只是对于花生日记而言,这7000多万的学费有点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