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道智慧 >理道原创 >企业海外并购必须注意的六点

企业海外并购必须注意的六点

    大约一年以前,TCL志得意满地完成了与两个法国跨国巨头———汤姆逊以及阿尔卡特的合并。但是,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TCL合资公司很快就窘相毕露,业绩飞流直下。今年6月10日,TCL集团发布的令投资者愕然的公告显示,TCL彩电及手机业务合资公司TTE和T&A已亏损人民币8亿元。彩电业务合资公司TTE自2004年8月份以来运营8个月,亏损1.4亿元;手机业务合资公司T&A从运营至今,亏损6.6亿元。尽管事先对于亏损有一定心理准备,但现实残酷得出乎了TCL的想像。面对不容乐观的业绩,TCL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东生无奈地宣布,“合资公司整合比预想困难得多”、“未来扭亏还很难预测”。可以想见,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TCL都要咬紧牙关,继续埋头苦干。

    我们从TCL的失败中能得到什么样的教训呢?我们经过分析,总结出来企业海外并购普遍存在的六个问题,在这跟大家探讨一下:

    第一,中国的普遍企业缺乏一个明确的战略。尤其是在中国,一些公司在考虑兼并事宜时,很大程度上依靠管理者的直觉和机会主义方式来考虑问题:我要并购,因为我在增长,只有并购才能让我增长得更快。所以,在没有经过一些数据进行理性的判断和分析的情况下,企业就走上了并购的道路。而国际性企业在考虑并购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会充分地了解企业本身成长的需求,即是否需要通过合并来增长,这是否是最好的最适合的方式。如果一旦确定要采取这种方式来实现成长,就要对并购对象从各个细节进行认真的学习和了解,以确定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并购对象。

    第二,很多中国企业缺乏并购的能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缺乏在竞购之前审慎检查评估的经验(包括对本身的评估和对海外并购目标的评估)尤其是对海外企业更缺乏一种全面的审查和评估。二是缺乏谈判技巧和技能,在与外国企业的谈判过程中常常因此不能把握主动。三是缺乏大规模兼并后进行整合的操作经验。因此,中国企业在未来要想在并购这方面做的得更好,必须从这三方面加强能力的锻炼。

    第三,是成本价格的问题。从以往经验来说,两家企业进行并购,购买时的价格往往会超出企业本身的实际价值。这时候,同一国家的两个企业往往通过双方在成本上的协同效应来弥补这种价格上的差异,比如精简机构等等。而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它们中的绝大部分在海外并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大规模业务,在并购之后,中国企业不能在成本上形成协同效应,只能通过其他方法来弥补这种价格上的差距。而在很多时候,中国企业并不能找到其他方法来弥补,最终导致企业付出代价过大,使并购成本大于收入。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主要是由企业的收入和成本决定的,所谓开源节流,意思就是要我们控制好成本,多增加收入。要是成本控制不下来,再多的收入也不会转化成很多的利润的。因此,并购企业要从自身考虑能否承担高并购价格的压力,定好并购价格底线。

  第四,中外管理方式的差异。中国企业绝大部分没有海外管理经验,无法全面地了解海外的整体商业环境形态,包括竞争对手、经销商、客户、政治环境等等。于是,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企业会依赖于被收购公司的管理团队来运作这部分海外业务。这时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由于处于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两家企业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支付薪酬、做出决定和判断,甚至整个公司的管理方式,都会有很大区别。一个中国企业,甚至是很成功的企业,往往是通过降低成本或者熟悉市场情况来取胜。但这种方式在西方的经济环境下可能就不再适用。在美国,企业运作方式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程序、管理系统等等。因此,中国企业一方面要依赖于被收购公司的管理团队,一方面要非常努力地跨越双方的文化理念上的差距,努力融合两种管理方式。

  第五点是工人的心理变化。中国企业在兼并一家海外企业时,如何克服该企业员工容易形成的负面印象。当一家海外企业被中国公司并购,被并购公司的员工往往会存在着许多忧虑,如担心中国企业不关心他们的想法、将他们当成包袱等等。从沟通交流的方式来看,中、西方企业确实存在着一些区别:中国公司更倾向于一种从上到下的沟通方式,先由管理层做出决策,然后直接传达给下面的员工;而西方企业往往习惯于企业员工一起开会探讨,然后再做出决策。在管理方式以及文化背景差异的影响下,被收购企业的员工往往会对中国企业充满了不信任。因此,必须要令员工感到安心,很多的误会都是由于沟通不足引起的,多点进行沟通,交流,能让员工充分了解企业,最终为企业尽心尽力。

    最后一点是要考虑政治因素和大国关系。最近一宗中海油并购优尼科的并购失败案表明,在中国的企业并购过程中,外界多将其加上政治色彩。仍然以中海油并购为例,中海油应该明确收购的目的,是要把油田拿过来还是要取得核心技术;是企业的正常并购行为还是国家的意志使然。收购的目的要让被收购的国家清楚知道,然后根据自己的收购目的制定自己的收购策略。如果从一开始收购目的和性质就不明确屡屡被外界误解,很可能这个收购是错误的。再一个,制定自己战略的同时,要考虑到可能面临的各种风险,收购策略要灵活。比如说中海油和其他跨国公司合作收购,就可以大大减轻美国国内对并购的政治压力,成功的机会也会大大增加。